职业教育法修订提上日程



本报记者 赵碧报道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3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上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草案对产教融合和校企合作、支持社会力量举办职业学校、促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学业成果融通互认等作了规定。

会议指出,办好职业教育要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坚持改革创新,突出就业导向,缓解就业结构性矛盾和促进就业质量提升。会议决定将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据教育部官网介绍,1996年颁布的《职业教育法》,为指导、推动和保障我国职业教育的改革发展和依法治教提供了基本制度支撑。随着职业教育发展的外部环境和内在要素的深刻变化,特别是完成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战略部署,需要对《职业教育法》作必要的补充和完善。

职业教育困境待解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现代职业教育已现雏形,体系框架基本形成。来自教育部的数据显示,当前全国职业学校开设1200余个专业和10余万个专业点,基本覆盖了国民经济各领域,每年培养1000万左右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一线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毕业生。

“增强职业教育的适应性,就是要增强职业教育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的能力,适应人民群众对高质量职业教育的需求。”德州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教研员马超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

不过,他表示,目前看来,职业教育和产业的融合还不是很紧密,产教深度融合还没有做到位。相关政策落实不到位,企业参与职业教育办学的主体地位还没有得到发挥,校企合作大多数还是处于浅表层次。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职业教育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众多。“政府要在思想观念、法律、政策、学术体系、学历、教学内容、教育体系等几方面做调整。”

马超进一步指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上下贯通、左右融通在实施层面还存在梗阻,加之一些职业学校的实训条件、双师型师资队伍等条件还比较薄弱,影响了职业教育的健康发展。

社会学博士刘成晨向记者表示,职业教育目前尚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例如师资问题,课程设置不合理,稳定的职业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尚未建立,资助体系不健全,地区和城乡之间不平衡等。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职业教育会在未来有所改善。

完善法律推动职教改革发展

2019年12月,教育部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并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强调职业教育虽与普通教育分属不同类型,但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规定国家在义务教育后的不同阶段实施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分类发展,规定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知行合一”的实施原则。

《征求意见稿》提出,要落实职业教育“由政府举办为主向政府统筹管理、社会多元办学的格局转变”的要求,推动多元办学,国家重点支持建设高水平职业高等学校;强化行业主管部门、行业组织、企业举办或者联合举办职业学校的权利与职责;创新举办形式,支持举办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职业学校。

《征求意见稿》还明确,要强化企业办学权利;确定产教融合型企业制度,明确条件和优惠政策,明确校企合作的形式;推进学徒制培养;促进行业企业参与职业学校招生、专业设置管理、培养方案制定、质量评价等全过程。

在推动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及其他学习成果互通衔接方面,《征求意见稿》强调要打通职业学校教育发展通道,向上包括专科、本科层次的职业高等学校;向下融入义务教育,加强职业启蒙教育。同时,推进中等、高等学历职业教育的贯通培养,可以实行弹性学制。取消初等职业学校教育,用“职业高等学校”替代“高等职业学校”,职业高等学校对应于普通高等学校,包括专科、本科层次。

“通过立法,可以通过法律的刚性确保政府、企业落实发展职业教育的相关责任。”马超说,比如地方政府的投入、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责任等,解决职业教育长期投入不足的问题。

人才评价体系需做调整

如今,一些在传统观念里属于“不务正业”的新职业纷纷涌现,越来越得到社会认可。近期,人社部等三部门正式向社会发布了调饮师、数据取证分析师、碳排放管理员、公司金融顾问等18个新职业;去年知名电商主播李佳琦作为特殊人才落户上海,快递小哥李庆恒被评上杭州高层次人才。

“发展职业教育还需要在社会上真正营造技能宝贵的社会风尚,让技术技能人才在社会上有地位,待遇上有保障,全社会都来关注职业教育、关心职业教育,使职业院校的毕业生能够高质量稳定地就业。当然职业院校的教育教学质量也要努力地提升,职业学校教师的职业荣誉感也要得到充分的保障。”马超说。

在人才培养体系建设方面,王赤坤表示,“要相应地在教学体系和教学内容方面做出调整,教育观念不改,单独增加职业教育学校会让效果大打折扣”,在目前教学体系下,减少现有学科招生指标,增加职业培养招生指标。在此基础上,产学研充分结合,轻理论,重实践,增加多渠道教育体系,改变单一教育培养体系和选拔体系。

刘成晨认为,高职院校该培养什么样的人,需重新定位和市场摸排。同时,在校企合作之外,职业教育要摸清“用户核心需求”。不仅仅是为企业培养人才,更应该是把培养的目的延展到服务个体或社会。

“改变唯考试、唯论文、唯学历的人才评价体系,”王赤坤说,让个人更换职业发展或人生规划时,有多种充分的选择和提拔的机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