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专业“把关人”



看到“茶座有约”关于不良课外读物的话题,笔者专门到微博上搜了一下。结果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些儿童读物里关于“自杀”“色情”的描写,真是达到了“刺瞎眼”的程度。

微博里网友们抨击得最多的是儿童读物出现自杀桥段的详细描写。在这些书的渲染中,自杀就如“游戏”一般,甚至通过文字修饰,反而有一种“美感”,书中主角从楼上跳下去,也没有摔到地上,而是掉进了一个隧洞,玩起了“穿越”的梗。这样的引导和暗示,对尚未成年、还不谙世事的孩子来说,无疑是可怕的。但更令人觉得担忧的是,不少网友都认同“我从小就看,为啥活得好好的”“我小时候就看了,我也没跳楼啊”之类的“高赞”回复。如果有一天,儿童读物里“把自杀当有趣”“擦边软色情”都成为新的“常态”了,大众都接受这种“常态”了,那孩子的成长环境会变成怎样?

诚然,为人父母者要为自家孩子的成长负责,为孩子阅读“守好门”是理所应当。但为孩子阅读“守门”,并非仅仅是家长之责。一些家长囿于能力与精力的不足,也不可能“守好门”,这就是出版行业需要专业“把关人”的原因。按照正常的程序,一本书出版前有组稿编辑初审、责编复审和总编终审,还有一校二校三校的三次校对环节,即俗称的“三审三校”。但在不良读物的出版环节,这些审校环节都可能成为走过场。所以,无论是内容不过关的少儿读物,还是一些粗制滥造的盗版书,都可能这样流入市场。另一种常见情况是,有的书籍会“偷换概念”。教育部曾发布声明:“教育部发布的《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和《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附有“关于课外读物的建议”……有关出版社称以此为依据,编辑“全新版语文新课标必读丛书”,并在图书封面上标注了“教育部《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推荐书目”字样,造成有关图书是教育部推荐的虚假信息,严重误导学生和家长,损害了教育部形象。”“我司未曾同意也不允许以‘教育部《语文课程标准》推荐书目’名义出版、推销有关图书。”由此可见,家长在选书时也不应盲目相信“推荐书目”。

事实上,有的地方做得比较好的经验有两点:一是儿童读物会有比较规范的按照年龄分段的规定,比如3-5岁、6-8岁、9-12岁适合阅读的书目,会有明确清晰的划分和标注;二是一些学校的家委会性质的机构、社团和教师团体等,首先会在选书的环节把关,而且会公开一些内容不过关的书籍,一些需要家长引导的书籍也会特别提示。这些做法,其实都值得借鉴。

责任编辑:陈广灏 审核:罗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